中国田径选手赛得不如练得好

一到国外比赛,就很难发挥出训练水平,这是中国田径的老毛病。更新换代了多少茬运动员,这个毛病却“代代相传”,中国田径队总教练冯树勇说:“这不是一年两年能解决的问题。”

2005年赫尔辛基田径世锦赛,就发生了中国运动员听不懂英语,不知道赛后马上要进行兴奋剂检测而险些被取消比赛成绩的事情。这次大阪田径世锦赛的第一天,本来很有希望进入复赛的女子800米选手刘青,又因为语言问题出了差错早早被淘汰了。

“那天,我和教练上车坐了半天,才发现这不是去体育场的车,当时急得不行,只好坐地铁往体育场赶。”刘青说,那天真狼狈。对此,冯树勇也很无奈:“之前在开会时都说了,让大家看好班车上的标志。但标志上没有中文,他们倒是提前出来等车,车来了也没问就直接上去了。结果晚了1个小时,刚到赛场就比赛了,没时间热身。”

“没时间热身”导致发挥失常,但有充分时间热身也不见得就有好结果。女子撑竿跳老将高淑英在国内训练状态很好,本来憋足了劲要在这次“可能是自己最后一次的世锦赛”上获得突破,但她最终也未能进入决赛。

“4米55最后一跳,我突然觉得两条腿有些抽筋,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我想可能是因为赛前热身活动太过了,消耗了体力。”高淑英告诉记者,“我也有很多国际比赛的经验,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种错误,但这次太想表现反倒急躁了。”

“这就是比赛能力问题。”冯树勇说,“来之前我们就强调成功率,不要求个人最好成绩,只希望大家能发挥出正常水平,现在看来还很难。”

不只是男子马拉松、男子20公里竞走、女子800米和女子撑竿跳输在比赛能力上,报名成绩为17米10的男子三级跳远运动员李延熙、顾俊杰和仲敏维,也只有仲敏维跳出16米69,勉强进了决赛。

“顾俊杰肯定是心态的问题,非常明显。”冯树勇分析说,“他第一跳犯规,第二跳就有些慌了,结果离踏板远了,成绩也不好。第三跳他光想着踩板了,技术动作完全没做好。”

从理论上讲,田径运动员的比赛能力涵盖了训练水平、心理状态、比赛控制力、应变力和技战术几大方面。如果逐条分析,中国绝大部分田径运动员恐怕都只能勉强达到及格水平。

“要说吃苦能力,我们运动员都不差,就是比赛时显得不够灵活”,冯树勇总结说。

“我想,国内的训练方法并不利于我们真正提高比赛能力。”曾在美国训练了很长时间的高淑英说,“在国内训练的时候旁边有领导和教练管着,很多时候都是他们要求什么就练什么,自己是被动的。”

高淑英说:“我在美国训练时没人督促,教练给我一个训练计划,自己全凭自觉,主动去练,还要考虑为什么这么练,这么练要达到什么效果。”

自从2002年刘翔在洛桑打破男子110米栏世界青年纪录,他就开始了和国内绝大多数田径运动员不一样的生活:每到赛季来临的时候,刘翔总要跟着教练孙海平辗转在欧洲黄金联赛赛场,尽可能享受国际大赛的滋味——现在,刘翔已经有资格选择比赛了。虽然刘翔感觉自己在外常有孤独感,但谁也不能否认,奔波于国际赛场是刘翔成为国际巨星的前提。

“我们这几年也充分认识到让队员出去训练比赛的好处,而且我们在经费方面也有保障,但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冯树勇说。

据了解,中国运动员在海外的短期集训并非一帆风顺,对国外生活的不适应总是导致效果不佳。曾在美国接受短跑训练的队员告诉记者:“吃东西就挺不习惯的,总想吃方便面,结果,赶上大运动量的训练总是很难完成,坚持不下来。”

虽然队员在国外接触到一些先进的训练方法,但囿于自身的适应能力,参加的比赛不多。而回国之后,从青少年时期就习惯的旧有训练模式又被重新拾起来,这也是出国训练达不到效果的重要原因。

“在国外参加比赛也是一样的道理。”冯树勇说,“一般情况下,世锦赛我们都是组队参加。而像国外的黄金联赛,经常是只有少数几个项目,我们要是集体组队出去就比较难。要想经常出国参赛取得经验,只能是有比赛项目的教练带着自己的队员出去,这就是问题。”

“我们的教练和队员还不太敢自己出去比赛,因为出去之后,所有的问题都要自己解决。”冯树勇说,“要是两三个人出国比赛,我自己都不放心。”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青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与本网站立场无关,文责作者自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