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奥冠军高亭宇:有困难?干就完了!

高亭宇,1997年出生,中国速度滑冰运动员。2022年北京冬奥会期间,担任开闭幕式中国体育代表团双旗手。在速度滑冰男子500米决赛中,滑出34秒32的好成绩,打破奥运纪录的同时,赢得中国历史上首枚冬奥会男子速度滑冰金牌。

高亭宇:速度滑冰的场地就是标准的田径场400米场地,每一组都有2位选手出发,内道佩戴白色标识带,外道佩戴红色标识带,一定要佩戴在右胳膊上,如果说你戴错胳膊,也是要取消成绩的。滑完到第二个直线的时候,有换道区域,如果内道选手阻挡了外道选手,则判内道选手犯规。最后冲刺的时候也是,包括踩着标志性的线。因为旁边有线,每个跑道都是单独的线,如果你踩到对方的线步,就会被判为成绩无效。

高亭宇:速度滑冰追求的还是突破极限,速度的极限,身体的极限,心理的极限。短道速滑就是人与人的各种技巧类的碰撞,所以说那个观赏性很强。如果说你喜欢速度感的话,还是速度滑冰比较适合一点。

高亭宇:最大的难点就是,零点几秒的进步,你可能得花费3—4年的时间才能提高。所以这个项目也是和风阻、和自己对抗,提高0.3秒会非常困难。我们比赛就差那0.1秒,甚至不到0.1秒。就像这次北京冬奥会,我和第二名韩国选手车旼奎,只差了0.07秒。偷一点懒,可能零点零几秒就没有了。

高亭宇:在黑龙江省队后两年,已经是国内前几名的水平了。到国家队之后,还是感觉自己滑得还不够快,成绩不够好,所以就天天看训练视频研究。你真正喜欢一个事情,你就不会把自己控制得特别差,你会全身心地想投入进去。你想分析到每个细节,甚至每一秒、0.01秒,会怎么做这个事情,怎么完善这个细节。如果说你不够热爱的话,你就当作普通职业上下班,就完全是两种概念。一种是职业,一种是专业,很不一样。

高亭宇(左)在北京冬奥会速度滑冰男子500米比赛中。新华社记者 王菲 摄

高亭宇:从2011年进入黑龙江省队,认识刘广彬教练之后,我们一起走过了11年的时间,逐渐磨合得非常好。训练当中,就是一个眼神,一个肢体语言,就互相懂对方的意思,所以也不会过多地说那些矫情话。在我因为腰伤回黑龙江省队的那段时间,他一直陪着我,给我鼓励,给我自信,让我重新回到赛场,重新回到奥运会的赛场上展示自己,把这块金牌留下,留在家门口。

高亭宇:2018—2021年之间,算是一个非常低的低谷。一比赛就第八、第九,对自己树立自信心非常不好。别人看来可能是我已经躺平了,我也就到这儿了,但是我心里还是较着劲的。到奥运赛季之后,我就开始全方面爆发出来了。

高亭宇:比赛前一天没有过多的时间康复,就只能是硬着头皮上了。如果没拿到冠军,这件事情可能永远也不会说。滑的时候基本什么都不想,奔着终点就去了。瞅着离终点越来越近,就拼尽自己最后的力量。因为当时拉伤也是很严重的,也不敢太用力使劲滑,但是尽可能地使劲。

高亭宇:等待的时候,可能也是因为身体原因,没发挥最好的竞技水平,感觉还是有点遗憾。但是没想到,对手也就那样了。等成绩的时候,最后一组没滑完,我已经开始庆祝了,因为我知道大家都是什么水平。在我身体有伤的情况下,取得这个成绩,也是非常不错了。

高亭宇:冬奥会前三年,或者前三年半,都是积累和铺垫。我会把最好的状态,留给奥运赛季,留给奥运会。

高亭宇:现在的困难,有什么可怕的呢?我就很纳闷。你躲避了,你逃避了,你就感觉这困难非常大。但如果你面对它,解决它,你会感觉这就是个小事。干就完了。直面问题,直面困难,解决它就可以了,不要害怕。害怕也没用,越害怕它越欺负你。

高亭宇:比完奥运会,心理、身体上都非常疲倦。先把自己身体恢复好,心理上慢慢恢复。需要一段时间,周期性很重要。不可能刚比完一个大赛,紧接着就投入另一个大赛,或者是投入下一个周期。一定要有时间先休息、放松。打打台球、篮球,开车溜达溜达,充分放松后再投入科学训练。

高亭宇:计划还是想参加4年之后的米兰冬奥会。不知道这4年会发生什么,我一定尽可能参加米兰冬奥会,尽可能让中国国旗再次飘扬在赛场最高处。等自己退役了,还是想把冰雪运动,尤其是速度滑冰这个项目,尽可能地推广到南方地区,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带动更多人上冰雪。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