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冰城速滑小将:向着梦想的方向滑行

生活报3月4日讯 在平昌冬奥会上,冰上项目可谓是赚足了关注度。2月28日,记者来到黑龙江省冰上训练基地,走近在这里训练的哈尔滨市冬季运动项目训练中心速滑队的队员们,聊起2022年的北京冬奥会,他们的目标相当一致:想要入选国家队,站上奥运赛场。未来可期,也许他们中间就藏着下一个“张虹”“于静”“高亭宇” ……

“滑起来,步伐大一点儿”“弯道加快节奏” ……2月28日下午,黑龙江省冰上训练基地速滑馆内,胡媛媛一手掐着秒表,一手记录成绩,不时地朝着飞驰而过的队员们大声喊着,不到半小时嗓子便哑掉了。

胡媛媛从业13年,目前是哈尔滨市冬季运动项目训练中心速度滑冰专业队的助理教练。自从去年主教练梁林花随国家队备战平昌冬奥会后,她便扛起了队里所有的训练任务。奥运冠军张虹和世界冠军于静都是哈尔滨市冬季运动项目训练中心培养出来的,这让胡媛媛既觉得荣耀也备感压力。

眼下,这支速滑队里有18名专业运动员,11个女孩7个男孩,年龄最小的14岁。他们大多来自外市县,都是一路从地方体校选拔上来的。

“这些队员很不容易,每年平均有七个月都在外地集训和比赛,平时每周只休息一天,大年初四就赶回来训练了,过几天还要去新疆集训四周。”胡媛媛说,冬季队员们每天训练5个小时,上午进行陆地训练,下午滑两场冰,“在速滑馆训练的人很多,每支队伍轮流上冰,我们队每天上冰时间将近2个小时,大家每分每秒都很珍惜。”而夏季训练时间更长,每天5点半就要出操,为了增强腿部力量,队员们还要进行强度很大的骑行训练,在公路上骑行至少70—80公里……

今年15岁的高晨曦,获得了2016-2017年度全国少年速度滑冰锦标赛冠军。她出生在北安, 7岁开始学滑冰, 8岁被教练推荐到哈尔滨市体校试训。

“刚来的时候我太小了,白天学滑冰的时候很高兴,可是每天晚上一熄灯,就躲被窝里哭,因为实在太想爸妈了。”如今,高晨曦却成了全队最能忍的一个,训练时从来都不偷懒。每天在寒冷的冰场上极速滑行,几十圈下来满身大汗很容易感冒,有时候明知道自己生病了,她在宿舍里灌热水、擦酒精,宁可挺着也不吃感冒药,对此,高晨曦的解释是:“我怕吃完药犯困身体发软,那样会影响到正常训练。”

高晨曦告诉记者,她的偶像是奥运冠军张虹,进入专业队后,她和张虹的宿舍离得很近。去年在加拿大训练时,听说了高晨曦的成绩,张虹还曾夸她“很有希望”,这个“小迷妹”激动够呛。“我的手机壁纸一直都是我和张虹姐的合影,希望我也能像她那样入选国家队,站上奥运赛场!”高晨曦笑道。

17岁的李珊珊身高1米76,在冰场上格外显眼。今年2月,她和队友一起夺得了全国速度滑冰青少年锦标赛团体追逐第一名。

李珊珊家在哈市呼兰区,小学四年级时迷上了滑冰。最初她踩不住冰刀总是摔倒,脚也磨破了,母亲很心疼劝她别练了,全家只有父亲支持她:“如果你真的喜欢滑冰,选了这条路,就要好好地一直走下去。”

李珊珊11岁那年父亲去世了,母亲独自抚养她和年幼的弟弟,生活十分艰难。而运动员通常要穿按照脚型定制的冰刀鞋,一双鞋往往价格上万元,这让她的滑冰之路愈加坎坷,差点儿想要放弃。好在最困难的时候,胡教练尽力帮她争取赞助的冰刀鞋,还给她零用钱。

为了赚钱养家, 2015年李珊珊的母亲去北京打工,忙到连春节都回不了家。去年李珊珊从加拿大集训回来,在北京转机时停留一天,母亲带着蛋糕和水果来宾馆看她,当时母女俩已经一年多没见面了,分别时忍不住相拥而泣……

25岁的朱珈瑶是齐齐哈尔人,去年在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上获得男子速滑第四名。

朱珈瑶小时候是个淘气包,奶奶希望他能练体育,想帮他转移一下注意力。没想到,他在滑冰方面很有天赋,小学五年级,其他人第一次上冰都摔得东倒西歪,零基础的他一上场就滑了两圈,把教练都给惊呆了。仅仅训练了一个月,他就超越了那些在校队练习两年的队友。

“我当时很想到哈尔滨训练,可是爸妈舍不得撒手,我就在床头上偷偷刻了四个字:我要滑冰。”朱珈瑶回忆道,后来这四个字被母亲看到了,便把他送到了哈尔滨市体校。经年累月的训练,专业运动员多少都有些伤病,朱珈瑶也不例外。骑行训练时,他摔过车尾椎骨受了伤,至今不能久坐,弯腰久了也会感到不适。可是每次出现在训练场上,他都很卖力,常常是队伍里领滑的那个。

十多年来,朱珈瑶参加了不少比赛,熟悉他的队友都知道他有个挺有趣的习惯:比赛前五天不洗脸、不洗头,据说这是为了蓄积能量,“铆足一股劲儿”。

“我的目标是四年后想参加北京冬奥会,希望自己能代表中国参加比赛。”朱珈瑶说。

刘鹏今年23岁,老家在内蒙古呼伦贝尔,擅长短距离速滑,曾获得全国冬运会第八名。10岁那年,他跨省来到哈尔滨练习滑冰,四年后进入专业队训练。

今年平昌冬奥会上,刘鹏在电视机前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速度滑冰男子500米季军高亭宇。他在朋友圈里写道:“小伙,为你骄傲!”他跟高亭宇以前曾是室友,俩人关系很好,在一起住过一年多。看到室友得铜牌,刘鹏既替他开心又不免有点儿小失落,毕竟自己也曾离奥运会那么近。刘鹏当年在国家队训练时大腿肌肉撕裂拉伤,他当时清楚地听到了肌肉撕裂的声音,“砰地一声,就像皮筋断了一样”。

“体育比赛就是这样,专业运动员有很多,大家都拼命训练,但是最后能站上领奖台却很少。”刘鹏感慨道,他现在更多的是在享受每一场比赛。就算以后无法站上奥运赛场,他也不会放弃滑冰,“我希望自己一辈子都能站在冰场上,以后划不动了我就去当教练,换一种方式延续自己的奥运目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