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冬奥时代冰雪观察:3亿人的大项目8000亿的冰雪产业规模掘金机会在哪?

随着中国数字经济的深入发展,产业数字化进程不断加速,大数据在产业决策中的比重越来越高。天眼查数据研究院特此推出“天眼新知”专栏,以天眼查大数据为依托,梳理产业格局及发展脉络,解读产业领域最新动态和投融资风向,为各方决策提供参考。

“今年十一的滑雪包机揽客可比往年早太多了!”虽然已经筹备过两期“十一开板”,但北京某滑雪俱乐部的负责人肖总,还是被眼下北上广深雪友们的踊跃报名给打了个“措手不及”。“平均容纳140多人的包机,所剩余位都已经不多。但受疫情影响,具体我们还在等待城市包机的直飞政策。”

如今,“十一开板”已成了新疆可可托海国际滑雪度假区的独家惯例,并在疆内外雪友群中形成了新热点。据新疆阿勒泰行政公署消息,在距离2022年—2023年雪季“十一”开板倒计时还有一个月的9月,定制假期去可可托海的滑雪包机就已达到了6架次。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自2015年我国成功申办冬奥会以来,有3.46亿人参与了冰雪运动,实现了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而得益于北京冬奥会东风,中国雪上项目开始强势崛起,逐步向欧美冰雪强国的强势项目发起冲击,滑雪和冰上运动也开始从小众竞技运动向大众时尚生活方式跨越式升级。

万众瞩目的北京冬奥会在今年结束,北京由此也成为了全球首个“双奥之城”。本届冬奥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共获得9金4银2铜,首次实现进入冬奥会金牌榜前三名的最好成绩,尤其00后小将谷爱凌和苏翊鸣的横空出世,帮助中国实现了雪上项目金牌数超过冰上项目的跨越式记录,这对于长期深陷“冰强雪弱”瓶颈的中国而言,意义非凡。

十一黄金周,能让众雪友不辞劳苦“打飞的”去滑雪,说冰雪项目是当下最火的“顶流”不足为过。相关报道称,在谷爱凌拿下冬奥会历史上首个自由式滑雪大跳台金牌的当天,“单板滑雪”已攀升至淘宝热搜第二位;谷爱凌在四川成都进行赛前训练的一家旱雪滑雪场,实时搜索热度也上涨到平时的15倍;赛后苏翊鸣曾打卡可可托海国际滑雪度假区,雪友一路追随合影造成雪道拥堵,就连其脚下同款Burton“蝴蝶板”,也在网上被雪友们抢购一空。

冬奥会能引发如此高涨的冰雪运动热潮,中国的冰雪产业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在冰雪消费热情空前高涨和利好政策扶持下,许多投资者和从业者也纷纷入局,掀起了冰雪行业投资热潮。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止到2022年8月底,我国现存冰雪相关企业9700余家。其中,集中在2015年冬奥会申办成功后成立的冰雪企业近7100家,占比达到全国冰雪企业总量的73%。

从地区分布来看,山东和河北两省的冰雪相关企业 数量位居前列,分别有1060余家和1000 余家;广东省紧随其后,有超过910家相关企业,黑龙江、吉林、北京均有超600家冰雪运动相关企业。

早在万年之前,我国的北方先民就开始了征服冰雪、掌握冰面自主权的行动,我国的阿勒泰更被认证为“人类滑雪的起源地”。

隋唐时期,我国已有清晰的雪上活动文献记载;宋元时期延伸出了“腊雪煎茶”、“塑雪狮”等主题娱乐活动;明朝时期,冰雪运动在北方少数民族地区普遍开展,到了清代,宫廷冰嬉运动兴盛,并在乾隆年间达到顶峰。

对比世界冰雪运动的历史坐标,中国的冰雪运动发展整体并不落后,甚至还有其独特之处。但随着起源于西方的现代冰雪运动传入中国,尤其经历了工业革命后带来的先进冰雪体育项目和运动器材,让冰雪运动开始成为一项有规则、有竞争、公平性强的现代体育项目广泛传播。相对比,我国古代以满足生存需求、民俗玩耍、生活健身为目的的冰雪运动就显得简单朴素。

而对于已经举办近百年的冬奥会,在挪威、加拿大、美国、德国、俄罗斯等占据绝对统治地位的冰雪运动项目中,晚到的中国队开始发起突围。

1979年,中国重返奥林匹克大家庭。一年后,中国体育代表团28名运动员首次出征冬奥会。1992年,叶乔波在法国阿尔贝维尔第十六届冬季奥运会上为中国代表团获得了冬奥历史上第一枚奖牌,2002年美国盐湖城冬奥会,杨扬在短道速滑女子500米比赛为中国体育代表团实现了冬奥会金牌“零的突破”,也实现了几代冰雪人追逐的金牌梦。

体育强则中国强,国运兴则体育兴。在2015年中国获得冬奥会举办权后,冰雪运动开始在大江南北流行,冰雪产业市场急速升温,习总书记也在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筹办工作汇报会上指出:“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就像是一个弹射器,可以推动我国冰雪运动和冰雪产业飞跃式发展。”

中国冰雪运动的参与人数开始突飞猛进。在小红书平台上,“冰雪热潮”被评为2021年生活方式趋势关键词,微博上滑雪超线亿。据亚洲数据集团发布的《2022中国冰雪产业研究报告》显示,自冬奥会申办成功至2021年10月底,全国参与过冰雪运动的人数为3.46亿,冰雪运动参与率达到24.56%,成为全民健身的重要形式。

分析来看,冰雪相关企业多开始布局冰雪运动领域的上、中、下游。冰雪产业上游主体是冰雪装备零部件与冰雪装备供应企业,中游主体是冰雪场地供应商、冰雪运动培训企业、赛事举办、冰雪旅游等,下游主体则是面向用户的线上线中国冰雪产业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1年底,我国拥有冰雪场地2261个(滑冰场1450个、滑雪场811个),冰雪产业规模在2021年达到5788亿元,较2020年增长51.88%,预计2022年将超过8000亿元,并有望在2025年突破万亿规模,将占中国体育总产值的五分之一。

天眼查研究院分析师认为,未来中国冰雪运动行业将会持续保持稳定增长,随着民众接受度越来越高,冰雪运动赛事越来越普及,以及冰雪政策多重利好,冰雪运动行业的市场规模将会不断扩大,且向着更专业化发展。

天眼查投融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观点。借助北京冬奥会的东风,围绕着高涨运动需求,更多的冰雪产业公司进入发展快车道,同时涌现出一批年轻化的明星企业。自2021年1月以来,SNOW51、极限之路、奥雪文化、GOSKI、滑呗等滑雪创业公司获得数千万元融资,同时,以安踏、李宁、匹克、探路者三夫户外为代表的业内头部老品牌,也灵活借助互联网优势开始涉足冰雪领域,纷纷推出滑雪系列品类与冰雪营销策略,加速对业务生态的补充完善。

值得一提的是,对比国外冰雪强国,中国推广全民冰雪运动优势不在于“靠天吃饭”。除了东北、京津冀和新疆等久负盛名的天然雪场重点区域外,在南方经济发达地区但地理环境资源不足的地区,中国正在积极投建室内场馆,这也开始让中国的冰雪运动打破时空界限,从单一季节性的小众运动转向四季皆宜的日常休闲运动。

天眼查统计资料显示,作为国内知名的冰雪产业运营商之一,曾经火热的融创冰雪品牌已于今年升级为“热血奇迹”,其在哈尔滨、广州、成都、重庆、无锡、昆明已打造出6个全年畅滑体验的室内雪场,其他知名室内冰雪场地还有如绍兴乔波室内滑雪馆、北京乔波冰雪世界、西部长青滑雪馆、长沙瑞祥冰雪世界、以及正在兴建、号称全球最大型室内滑雪主题项目的上海“冰雪之星”等。

最新发布的《2021-2022中国滑雪产业白皮书》显示,目前国内有42家室内滑雪场投入运营,累计产生343万滑雪人次,占全部2154万滑雪人次的15.92%。对比全球总计室内滑雪场113个,目前我国室内雪场在数量和规模上均遥遥领先世界水平。

一个有趣的现象,随着冬奥会上谷爱凌、苏翊鸣开挂的人生,让多数中国家长为之羡慕,而室内滑雪场馆的兴建,也助燃了家长让孩子们上雪的冰雪热情。原本作为冰雪运动淡季的夏季,开始被各类青少年娱雪体验、冰雪赛事、青训营等活动塞满,同时不少知名高校、中小学也开始组建校园滑雪竞赛队,系统学习滑雪课程,着手打造校园赛事,让国内很多的冰雪场馆、室内场地“一馆难求”。

“目前雪票贵、住宿贵、装备贵、长期教练更贵!”一位加拿大CASI单板教官这样评价当下国内的滑雪环境。

借助冬奥的氛围掘金,滑雪场周边的住宿、餐饮、雪具生意不断涌现,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雪上运动,但由此带来的场地、装备、技术方面的比拼和内卷也在层层升级。动辄万元起的装备、节假日两三千元一晚的雪场住宿,小时千元的高阶教练费用,都让很多热情的入门者“望雪兴叹”。

另外,基于国内冰雪运动兴起较晚,产业人才短缺、专业程度低是普遍现象,也是阻碍冰雪产业快速发展的短板。在这样的产业背景下,国内冰雪运动教练的水平参差不齐,缺乏统一培训、考核和权威认证机构等,无法进一步满足发烧友对冰雪运动专业指导的需求,也制约了未来冰雪产业的高质量发展。

综合来看,国内冰雪产业政策支持、基础场地与设施建设、冰雪理念培育以及冰雪运动体系标准的建立等亟待进一步提升,中国冰雪运动从一项“烧钱”的小众运动到真正发展成高质量、群众化的项目活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而基于配套产业看,国内不管大型滑雪场还是小型滑雪场,都有着一个突出的矛盾点——如何做到四季运营。本身我国的度假型滑雪场、独立冰场等,都属于重资产投资项目,产业投入成本高、资金回收周期长、经营季节较短。遇上疫情等不安定因素影响,客群流动受到限制,势必进一步增加冰雪产业的经营压力。随着冰雪市场快速扩大和发展潜力提升,更多的资本涌入也加剧了这个市场的竞争格局,很多冰雪场不得不加入到抢夺客源的价格战中,盈利空间进一步受到挤压。

对此,天眼查研究院建议,各地可以加大资本和政策对冰雪产业的扶持力度,支持开展如冰雪文化旅游消费季、冰雪惠民等系列活动,通过采取发放政府消费券等方式,对冰雪旅游、冰雪运动给予门票补贴;同时鼓励社会经营的冰雪场地设施分时间、分时段免费或者低收费向社会开放,创新冰雪场地设施的运营理念;加大科技创新,推动如仿真冰雪、模拟设施的市场应用,鼓励推广可移动、可拆卸的仿真冰雪场和室内滑雪机、VR模拟设施等,给更多市民朋友提供更多的冰上雪先行体验。

至于雪场的四季运营,可以通过借鉴其他国家雪场在夏季运营成功的经验来运维,像树立“冰雪+”的思路,如开展冰雪+体育、冰雪+音乐、冰雪+旅游、冰雪+教育等不同特色的冰雪项目,延展冰雪产业的边界,提供集滑雪运动、亲子度假、音乐节、购物、住宿、餐饮等多功能为一体的滑雪及相关服务。另外可充分根据地理优势,衍生出如山地车骑行、观光热气球、露营、市集、飞盘、滑板公园等年轻化的特色游玩项目,把更多精力投入在创新项目的开发与落地上,打造出滑雪场更具人性化的服务和标签化品牌特色。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