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非洲训练对国家马拉松队帮助有多大?

根据国内知名跑圈媒体的报道,正在非洲肯尼亚集训的国家马拉松队将派出去年全运会马拉松赛冠军仁青东知布、以及何杰两名队员参加柏林马拉松,而董国建、彭建华、杨绍辉等人将参加10月10日美国芝加哥马拉松。

在国内马拉松赛事何时能恢复尚无定数的情况下,国家马拉松队选择赴非洲训练并且择机参加比赛无疑是明智的选择。

对于精英运动员来说,训练的目的就是比赛和取得成绩,缺乏比赛会导致运动员无所适从和训练失去方向。

今年,对于中国田径运动员真的是太难了,上半年由于疫情导致比赛几乎没有,仅6月下旬,在湖北黄石举办了全国田径大奖赛,由于天气炎热,多数运动员也发挥平平。

本来9月份在浙江衢州将举行全国田径锦标赛,无奈疫情再次导致比赛取消,按理说专业队运动员都是封闭训练封闭管理,相比大众他们更加安全,但比赛所带来的人员流动以及聚集风险仍然让相关主管部门选择谨慎行事。

据了解,董国建、彭建华、杨绍辉三名国家队队员在参加完美国俄勒冈田径世锦赛后就奔赴非洲训练,目前在非洲已经训练了相当长一段时间。

而第二批更为年轻的国家马拉松队队员则是8月底9月初赴肯尼亚与董国建等人汇合,这批队员由吴向东、仁青东知布、何杰、杨春龙、杨克古、赵长虹、周波、罗国顺、范佐正、马文良等人组成,其中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赴国外训练。

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东非国家因为涌现出大批世界级优秀运动员而被跑步爱好者所熟知,其高海拔环境、良好的跑步氛围、简单单纯没有干扰的环境也吸引着全世界精英选手和大众跑者慕名而来。

到非洲去,与黑人选手一起训练,在良好的环境氛围中提升自己自然也成为国家马拉松此行的主要目的。

当然,到非洲训练不是度假,相比在国内训练,国家队队员可能要面临更多“吃苦”的情况。

比如说,非洲总体还是比较落后,生活肯定不如国内方便,从训练条件来说,国家队所在的Eldoret只有一个尚未完工的塑胶田径场,饮食方面队员是否吃得惯当地饮食,而住宿方面,从吴向东在B站上发的视频来看,国家队应该是租的当地民宿,是平房,看上去住宿条件尚可。

而如果在国内,运动员都是住条件更好的公寓、吃的是运动员伙食、生活也更方便、训练条件和保障条件也比较好,我们的队员能否适应当地生活训练条件,会不会“嫌弃”自己仿佛到了一个穷乡僻壤之地?

相信上述情况也都不是事儿,国家队的小伙子们也深知此行的目的不是度假享受,而是在相对“艰苦”的环境中历练自己。

帮助肯尼亚运动员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是该国这一地区独特的气候和环境。这也可能解释了为什么肯尼亚埃尔多雷特地区有这么多训练营,以及为什么有些人称这些地方为精英跑步者的好莱坞。

该地区位于海拔2500米处,由于相对缺氧,这有助于运动员在训练时产生更高浓度的红细胞和血红蛋白。反过来,当他们返回较低海拔地区参加比赛时,这又会给他们带来优势。

埃尔多雷特地区也充满了无尽的森林和土路,供运动员跑步时使用,而该地区也享有温和的气候,白天全年气温在22-26摄氏度之间,夜间降至10-12摄氏度。再加上良好的空气质量,使该地区成为长跑的天堂。

当然,国家队前往非洲训练绝不仅仅只是因为在肯尼亚海拔高,要说高原训练,完全可以选择云南、青海等地训练。

首先,土路相比沥青、水泥地面有更好的缓震性能,这样可以更好地缓冲跑者在腾空落地时所受到的冲击力,避免受伤,而坚硬的水泥地面更不利于缓冲地面冲击力;

其次,土路偏软,在提供相对更好的缓冲同时,也给蹬地发力带来更大的卸力效果,这就要求运动员需要更强有力的肌肉收缩才能推动人体向前运动,相当于有效锻炼了腿力,特别是有利于增强小腿力量、耐力和爆发力;

第三,非洲土路并非十分平整,往往凹凸不平,这样运动员在训练时需要更好的专注力,同时训练脚在接触地面时的反应能力和调节能力,从而有效避免崴脚,长此以往,就会让运动员的足踝小腿变得十分灵活有力,既有很好的灵活性,也有很好的稳定性。

但随着肯尼亚经济的不断发展,当地村庄和更广泛的地区也在不断发展,这意味着许多当地的土路现在都被改造成水泥道路,这对于交通和人们出行当然是非常有用的,但对于寻求跑步友好型地面的运动员来说却不是一件好事。

我们的确也看到国家队在非洲训练期间,很多时候也是在硬化路面上跑步。但在国内,想找一条土路可能都变得不太容易,国家经济的发展,使得几乎所有乡村道路都是水泥路面。而在非洲,至少国家队队员还是会经常在土路上进行训练。

众所周知,训练就是一个不断提升自我的过程,如果希望更快的实现这一目标,与比你强的人一起训练,对于自己带动帮助最大。

我们看到国家队经常与基普乔格团队一起进行长距离或者场地间歇跑训练,这对于国家队年轻的小伙子们当然是一件很兴奋的事情。

央视的报道就称,彭建华在一次与基普乔格共同训练的40公里大课中,在提前5分钟出发的情况下,彭建华首次在后20公里没掉队,只有在最后2公里被拉开200米,跑出了赴肯尼亚的最好强度,这就是榜样的力量。

而在场地间歇跑训练中,我们的队员暂时还无法跟着基普乔格所在的A组训练,而是跟着B组队员一起训练,即便是B组队员也是全马205-208左右水平的运动员,他们的能力也在我国运动员之上,我国运动员如果能跟住不掉队,就是进步。

吴向东在视频中就开玩笑说:“基普乔格飞奔过程中卷起的泥土落到我身上感觉都是幸福的”,“自己目前能力吃基普乔格跑过的灰都吃不到,他们吃的是基普乔格队友的灰”。

当然,还有一个情况就是,赴非洲训练还是以我国教练制订训练计划为主,基普乔格的教练不可能为中国运动员单独制订计划。

因此,我国运动员还是执行我们自己教练的计划,只不过选择性与基普乔格训练,这也符合目前国家队训练的现实情况。

在国内训练,运动员可能接触到的训练以外的东西更多,存在干扰,但相对落后的非洲网络可能不如国内好,运动员的训练条件跟艰苦但也更加单纯,这有助于运动员心无旁骛,专心训练。

特别是在非洲良好的跑步训练氛围中,队员看到的,感知到的东西都有助于他们对于马拉松训练认知的升华。

非洲训练的益处已经多次被运动员证明。大迫杰2019年在MGC选拔赛失利,加上俄勒冈计划因为兴奋剂丑闻被关停,他选择赴非洲训练,最终在2020年绝地反击,在东京马拉松以2小时05分29秒的成绩打破日本马拉松国家纪录,无可争议地登上奥运舞台。

而多布杰赴2019年冬训赴非洲训练,随后在徐马以2:10:29的优异成绩夺得冠军,创造了当时近十年来我国马拉松的最好成绩。

国家队此行的目的是锻炼队伍,“与狼共舞”,以实现2023年布达佩斯田径世锦赛达标2:09:40,这个要求非常高。

老将董国建坦言:“希望能够突破自己的最好成绩,取得更大的进步。来这里训练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自身能力,参加一些国际比赛,希望在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河南一患者打了120万一针抗癌药,1个月后癌细胞消失五分之四:这药真贵,但能救命

首都告急!伊朗爆发大规模抗议,美财长:暴行,制裁!莱希再谈伊核协议,四季度油价将回落?

苹果 AirPods Pro 2 迎来首日更新,后续有望 OTA 支持无损音频

苹果解释为什么 AirPods Pro 2 耳塞与原装 AirPods Pro 不兼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