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道速滑比赛是如何判罚的?来看解答→

2月11日晚,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5000米接力半决赛再次上演戏剧性一幕:在比赛还剩11圈时,中国选手李文龙与加拿大选手发生冰刀碰撞后摔倒,但中国队仍坚持完成了比赛。最终,裁判组根据比赛规则将中国队判进a组决赛。

看上去惊心动魄、瞬息万变的短道速滑比赛,裁判是怎么工作的?发生碰撞的时候,每一个判罚是如何作出的?相比平昌冬奥会,本届冬奥会在判罚尺度上有什么调整?2月11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广中国之声独家对线年冬奥会短道速滑男子组比赛副裁判长杨阳。

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赛场,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裁判席,她就是我国短道速滑名将——杨阳。杨阳曾参加过三届冬奥会,斩获4银1铜。如今,她并未远离热爱的短道速滑,只是以另一种方式回归。

2009年,退役后的杨阳开始从事短道速滑裁判工作。今年是她第六次持证参加冬奥会,这次是以裁判员的身份参加。

此次北京冬奥会赛事安排十分紧凑,短道速滑几乎隔天就有比赛。每两个比赛日中间休息的这一天,裁判组都会召集领队会。开会时,各个参赛队可能会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们会和组委会一起来协商解决。如果是正常比赛日,就要开裁判员会议,总结上一场比赛,展望当天的比赛。”

从运动员转变为裁判员,杨阳的关注点变了,“当运动员的时候不会专注看哪个人犯规了,只是下意识认为这个人‘应该犯规了’,等着看裁判怎么判。而现在作为裁判员,任何一个判罚都要有理有据。而且裁判员需要丰富的经验,因为情况瞬息万变。”

短道速滑比赛速度快、对抗激烈,比赛允许一定的身体接触,但若有推挤或阻碍其他运动员的行为,将被视为犯规。其中的判罚规则非常繁杂,一个人失误就可能牵连到两到三名运动员的比赛。“裁判员要特别谨慎,需要考虑很多细节,力求在最短时间拿出精准的判罚。”杨阳说。

去年受疫情影响,许多赛事取消,但杨阳不能休息。几乎每两个礼拜,国际滑联所有在册裁判就要参加考试和集体讨论,“我们也是不断在学习,把所有细小的判罚都归纳整理了。”

杨阳表示,作为中国裁判参加北京冬奥会,感觉很骄傲。但作为裁判员,首先还是要保持一个好心态,“不能去关注运动员是哪一国的选手,我们的眼里只有他的号码。在裁判判罚和确定晋级时,一定要先说运动员的头盔号码,不会说哪个国家犯规。”

短道速滑裁判在场上不是“一个人战斗”,而是团队作战,每个项目都有四名甚至更多的裁判。

杨阳介绍,裁判员们会通过耳麦交流,报出自己“发现”的号码以及这个号码因为什么犯规了。大家在耳麦中讨论完后,由裁判长给出最终的判决,再由裁判长统一告知编排记录长和宣告员,这样才构成整场比赛裁判工作的完整流程。

△北京冬奥会短道速滑项目男子组比赛 裁判员位列不同区域捕捉比赛细节/总台央广记者李行健摄

短道速滑比赛戏剧性很强,但从裁判角度讲,判罚都是有标准的。杨阳说,裁判员手册的每一条,对比赛中可能遇到的每一个细节都规定得非常清楚,有据可依,有理可讲。“我们会特别细致地划分每一个区域,每一个区域都有自己的语言代号,包括进弯道前两米、弯道、接力、起跑等。”

场上的裁判员们都非常谨慎,不会轻易改判。“如果有时候观众迟迟没有看到裁判员宣布,可能是我们在看不同角度摄像机拍出的画面。”

杨阳认为,冬奥会给整个城市建设都带来了明显变化。“不管北方南方,你去一个商场,可能就能看到冰场,参与冰雪运动的人群基数大了,我们在国际赛场上出成绩的成功率肯定也大了。”

杨阳觉得,一个孩子至少要接触一个体育项目,无论是集体项目还是个人项目。“体育能给你带来由内而外的影响,可以让人身心快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